歡迎您登陸安徽金融網...
服務電話:0551-65380568
首 頁 資訊中心 聚焦農金 特殊資產 金融產品 惠農聯盟 關于我們 用戶登錄 用戶注冊
普惠金融
您的位置:首頁 > 普惠金融
關鍵詞:
中小行普惠金融受大行擠壓,下沉業務市場空間依然很大
2019-07-08 來源:第一財經
摘要:我國中小微企業具有“56789”特征,即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但由于“三無”(無報表、無信評,無抵押)、“三高”(高成本、高風險和高價格)因素,致使融資難、融資貴。

我國中小微企業具有“56789”特征,即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但由于“三無”(無報表、無信評,無抵押)、“三高”(高成本、高風險和高價格)因素,致使融資難、融資貴。

如何破解這一難題?頂層設計、監管、金融業機構齊發力。銀保監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末,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10.25萬億元,比2018年年初增長了33.46%,高于各項貸款增速14.7個百分點。前5個月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是6.89%,比2018年一季度降低了0.92個百分點。

不過,我國普惠金融發展還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例如,金融資源不平衡、不充分,銀行普惠金融的商業可持續性仍待探索,某些地區國有大行擠壓中小銀行信貸業務等。

“國有大行對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長30%以上這一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對中小銀行金融機構優質客戶產生擠出效應,中小銀行的業務在不斷下沉,從而對業務能力和風控能力有很大的壓力,我們正發展長尾客戶。”一家城商行副行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此外,世界經濟增長趨緩,國內周期性、結構性、體制機制性矛盾并存,內需增長乏力,實體經濟仍較困難,經濟增速下行壓力依然很大,中小微企業融資雖有好轉,但依然存在。“相較于解決融資貴,融資難的問題應放在更為重要的位置。”多位受訪人士表示。

大行掐尖、中小行下沉

今年2月份銀保監會公布《關于進一步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有關工作的通知》稱,國有控股大型商業銀行要充分發揮“頭雁”效應,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力爭總體實現余額同比增長30%以上,信貸綜合融資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

一位國有大行華南分行人士表示,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長30%以上,對該行的壓力并不是很大。“我們以前業務以國企和大民企為主,小微企業的客戶不是很多。這一新考核要求一下來,從總行層面,到分行再到支行,都非常重視,作為大行,也應該有大行擔當,業務人員也非常辛苦,實地考核,再加上我們有成本優勢、貸款利率較低,一般是在基準利率(4.35%),或基準利率上浮10%左右,今年5月底,對小微企業貸款的余額與去年同期相比遠超30%。”

銀保監會首席檢查官楊麗平在7月4日舉行的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大型銀行積極發揮頭雁作用,小微企業貸款速度確實明顯增加,到今年5月末,大型銀行普惠型小微貸款余額2.1萬億元,較年初增長了23.7%;前5個月,五家大型商業銀行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平均利率是4.79%,較去年全年平均水平又下降了0.65個百分點。

建設銀行的另外一組數據顯示,截止到今年5月末,建行普惠金融貸款的客戶數近150萬戶,貸款余額超過8000億元,前5月建行普惠貸款新增近1500億元,增量居五大行首位,增速超過30%。

國有大行普惠貸款的迅速增長,對某些地區的中小銀行帶來一定擠壓。一位華北地區農商行業務人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大行成本比較低,貸款利率也比較低,優質的企業肯定更愿意從大行拿貸款。“今年我們的幾家優質客戶就被一家大行搶走了。去年企業客戶忙著找我們貸款,現在我們銀行人員忙著從下沉的客戶中找到較優質的客戶。”

中國開發性金融促進會普惠金融工作委員會指導小組組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劉克崮在近日舉行的“2019年普惠金融高峰論壇“上表示,大金融機構適當下沉業務不失為探索普惠金融的一種方式,但要適度、量力、實事求是地下沉,過度下沉對大行人員素質、內部管理都是巨大的考驗,壞賬可能引發新風險。另外,銀行需要注意的是,需要尋找新的盈利點,拿著傳統業務的利潤來彌補普惠金融是不可持續的。

劉克崮稱,在服務小微企業過程中,各個金融機構可以發揮所長,相互合作。大金融機構在服務優質中小微企業的同時,可通過轉貸方式,包括輔助技術、信息提供幫助小金融機構服務資質稍差的小微企業。

另外一家農商行高管告訴記者,當下,國有銀行中,農業銀行和郵儲銀行因基層網點眾多,有業務下沉的能力。在區縣級市場上,小微金融市場目前空間依舊非常大,國有銀行不會給中小銀行的業務開展造成太大問題,中小型銀行在縣域市場上仍可有很大的作為。

先普后惠

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雖有好轉,但依然有不小壓力。中國中小企業協會執行會長張競強稱,融資難、融資貴仍然是當前中小企業發展存在的突出問題。5月份對3000家中小微企業調查顯示,34%的企業反映5月流動資金比較緊張,比上月上升5個百分點。22%的企業反映融資困難,比上月上升14個百分點,26%的企業反映應收帳款增加,比上月上升6個百分點。

不少銀行業人士表示,當前普遍存在中小微企業融資的信息不充分、不對稱問題,中小微企業作為融資人普遍缺乏抵押品,而且財務報表不健全。根據金融議價原則,價格需要覆蓋風險,中小微企業融資一定會遇到融資貴的問題。

劉克崮稱,融資貴問題很難短時間解決。應首先集中力量解決融資難問題,在此基礎上,進行供給側的改革和調整,增加供給量,降低中小企業的貸款利率。

一位小微企業主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最擔心的是貸款難問題,貸款稍貴還是次要的。企業從原材料采購、生產過程、產成品到運輸,都需要大量資金,私人企業主怕的就是沒有流動資金。“銀行的授信貴,我們成本高、賺的少,但如果銀行抽貸、斷貸,我們挺不過幾個月。”

一位銀行業分析人士稱,普惠金融在普惠的同時,銀行也應追求適當的收益,考慮其商業模式,不然很難持續下去。

構建多元化的金融市場或是解決未來中小企業融資難的重要出路。“在我國,以民營銀行和社區銀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與民營和小微企業有著天然的相容性。大力發展中小銀行、增加金融供給主體,有助于填補我國大型金融機構無法或無力顧及的市場,從而優化和完善金融機構體系,改善金融服務不充分、不均衡等狀況。因此,從長遠看,要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困難,必須采取更多措施,加大政策支持,優化發展環境,推動民營銀行和社區銀行更好發展。”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中銀國際研究公司董事長、經濟學家曹遠征表示,對于金融機構而言,風險控制最終的目的是要讓客戶有還款能力,如何培養客戶的還款能力是金融機構需考慮的問題,這是普惠金融的要義。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信息版權歸安徽金融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 1
  • 2
  • 3